您所在的位置:人口红利>正文

大时代,还是小时代?同业之乱谁之过

聚行业--人口红利 金融界   作者: 中信债券  2018-01-17 15:30

人口红利-全文略读:2004到2007年人口红利在WTO的催化下带来出口和经济上行,同时还带来了大量的资本流入,中国第一次享受到了资本的能量,股市上涨,房价上涨,财富增值;一切看起来都很好,直到2008美国的金融危机打破了美梦,但其实2007年人民银行就开始非对称加息...

上市公司绝密调研报告

  

 作者:中信债券 明明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这是明智的时代,这是愚昧的时代;这是信任的纪元,这是怀疑的纪元……                   

  

                                    ――狄更斯《双城记》

  

 首先这不是一篇研报。对于同业问题,我们写过很多研报,有数据分析,也有逻辑推理,欢迎感兴趣的朋友查阅。但这篇文章更像是一篇议论文,探讨的问题就是:同业之乱谁之过。

  

 近期,市场上出现了很多篇文章,讨论这一轮监管及银行业发展的问题。大部分文章都提到了同业的兴起与杠杆的膨胀,主要的原因不外乎两方面,在资产端是城投的信仰和地产的泡沫;在负债端是在低利率和监管缺失背景下的同业扩张。结论则是盛宴的结束和各个宴会嘉宾将咽下过度扩张带来的苦果。其中特别是对于银行的影响最值得关注,在同业和泛资管大时代落幕的背景下,银行成为了焦点中的焦点,不仅仅是银行的同业业务,更是对于相关的从业人员,影响之大,似乎难以言表。看看朋友圈中许多银行的朋友对于“第二职业”的讨论,就可以明白其中的切肤之痛。

  

 但是,同业之乱到底是谁之过?是因为银行过度追求增长,政府过度追求GDP,还是地产过度追求利润,还是过去几年监管的滞后?似乎都有。但如果这么来看待问题,可能就把大时代问题,看成了“小时代”。对于此,我自己有一些理解,并借用了黄仁宇先生的大历史观点(黄仁宇的话说就是:“将宏观及放宽视野这一观念引入到中国历史研究里去。”《中国大历史》中文版自序)。我们现在经历的同业业务兴衰必然是中国金融发展史中,一段在未来几十年将被反复提起的历史,我们理解这个问题,也需要把它放到全球的、中国特色的、理论和实践相结合的金融历史中去研究、讨论。因此,也就有了本文,是为楔子。

  

84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