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人口红利>正文

蔡�: 建议户籍制度改革 善待农民工提高生产率

聚行业--人口红利 金融界   作者: 叶效强  2018-01-13 11:51

人口红利-全文略读:如果这个时候你不能善待外来人口,不能善待农民工,他的返乡意愿就会提高,从50%提高到60%、70%、80%,回去的人就会多于进城的人,进城的人是一个死的数,是由人口数量决定的。如果回去大于进城,意味着劳动力倒流,劳动力从生产率高的部门和地区向生产...

 

人口红利--蔡�: 建议户籍制度改革 善待农民工提高生产率

 

五千万实盘之路

 

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蔡�表示,中国改革开放时期的增长不仅靠资本、劳动力的要素投入,而且在资源或者生产要素的配置效率的改善也发挥了重要作用。建议进行户籍制度改革,能够提高非农产业的劳动参与率,提高资源重新配置。

 

 金融界网站讯 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蔡�13日在“2018中国制造论坛”上表示,中国改革开放时期的增长不仅靠资本、劳动力的要素投入,而且在资源或者生产要素的配置效率的改善也发挥了重要作用。

 

 “在过去四十年里最突出的特点是大规模的劳动力从生产率极低的,过去经济学家叫边际生产率为零甚至负数的农业转移到第二产业、第三产业、非农产业,从生产率低的部门转向生产率高的部门,资源重新配置,就得到了一个效率,这个效率就是全要素生产率,也就是劳动生产率,过去四十年我们的劳动生产率提高速度是非常快的,GDP总量提高了29倍,人均GDP提高了20倍,全员劳动生产率提高了16.7倍,这也来自于劳动力的重新配置,这和人口是有关的。”蔡�说。

 

 在蔡�看来,GDP增长来自劳动数量的贡献、人力资本的贡献、生产力的贡献,生产力的贡献主要来自于劳动力的转移,从一产向二产、三产转移,实现了资源重新配置。这个因素我们把它叫做必要条件,没有这些因素不可能取得高速经济增长。

 

 此外,还要有充分的发展条件,就是“改革和开放”。首先改革消除了制度障碍,允许生产要素流动起来,我们看到的是劳动力,90年代以后,特别是小平同志南巡讲话以后大规模的劳动力从中西部地区,还有大规模的人才从大城市、北方、北京这个政治中心流向了深圳特区、珠三角,这些都是资源重新配置,而能够配置来自于制度障碍的拆除,这就是改革。

 

 对于当前经济发展阶段,蔡�认为面临着以下几个方面的瓶颈制约:一是城市劳动力在2010年之后已经是负增长,人口红利消失,面临潜在增长率的下降;二是依靠传统的生产要素积累的增长方式不可持续,必须转向生产率提高驱动;三是各个产业生产率的提高,以及劳动力在产业之间的重新配置,这是我们过去的成就,也是未来的制约。

 

 “我们仍然处在比较高的农业劳动力比重和比较低的城市化发展阶段上,更不用说我们的城市化中还有户籍人口城镇化和常住人口城镇化的差别,很多人被城市化了,农民工被城镇化了,但是没有得到城市的户口,因此他们不像城市人一样消费,也不能像城市人一样积累人力资本。” 蔡�补充道。

 

 “如果这个时候你不能善待外来人口,不能善待农民工,他的返乡意愿就会提高,从50%提高到60%、70%、80%,回去的人就会多于进城的人,进城的人是一个死的数,是由人口数量决定的。如果回去大于进城,意味着劳动力倒流,劳动力从生产率高的部门和地区向生产率低的部门和地区变化,因此它就是一个逆库兹涅茨过程,这是不利于中国经济增长。” 蔡�指出。

 

 因此,蔡�认为,我们要转向新的生产率源泉,主要有两个来源:一是传统的劳动力我们要保持从一产,从农村到城市,二产、三产的转移,这是一个正的逆库兹涅茨过程,中国还有潜力,这是必须要保持的,这点非常重要;二是 还有资源重新配置的余地。

 

 最后,蔡�总结道,判断你的产业结构是不是正确的方向,取决于你的生产率是不是从生产率低的部门向高的部门转变。对此,他给出的建议如下:

 

 一是其他的成熟的市场经济国家已经在做的,就是让企业要充分竞争,谁活不下去了,就要让它退出,然后把它的生产要素转给生产率更高的部门来做,这叫创造性破坏;

 

 二是对政府来说,我首先就要允许资源配置,允许资源流动,生产要素流动,包括劳动率流动的政策建起来,要把这个壁垒拆除掉。如果进行户籍制度改革,能够提高非农产业的劳动参与率,提高资源重新配置;

 

 三是政府应该营造良好的政策环境,这个政策环境既是要让人们自由的进来,其实今天我们更重要的是要让人们自由的退出,因为没有退出,没有创造性破坏,就会有僵尸企业,就意味着有那些不生产产出的、没有效率的还在使用你的生产要素,因此我们必须要退出。

 

84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