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人口红利>正文

创世伙伴周炜:新技术、新人群带来新的创业红利

聚行业--人口红利 finance.eastmoney.com   作者: 东方财富网  2017-12-09 06:39

人口红利-全文略读:新人群红利虽然现在中国的人口红利好像已经消失了、无线互联网的红利看起来也比较少了。但事实上,我们已经明显感觉到中国用户从去年开始正在发生从量到质的改变。也就是说,去年中国的消费力产生了巨大的转向,拐点已经出现了——年轻一代已经在消费上成为绝对的力量...

大中小摘要我们的团队之前在世界顶级的投资机构里工作,为什么要出来做自己的独立基金呢?这跟过去几年的趋势是有关的。

 

 我们的团队之前在世界顶级的投资机构里工作,为什么要出来做自己的独立基金呢?这跟过去几年的趋势是有关的。

 

 首先,我们看到今天市场上已经出现很多创新,这在过去更早的很长时间中并没有发生。我们团队做风险投资最初的五年中,也就是2007年到2011年,经常有海外友人的质疑:“你们作为全球顶级的海外投资风险机构,为什么投资的中国创业公司总是投抄我们的模式?”我们不得不承认,当时中国市场的创新确实是很少的。

 

 但是从2011年开始,我们明显感受到中国的创新开始出现。我们看到的不仅有模式的创新,也有技术的创新。过去的两年中,我们还看到了包括美国公司在内的很多国外企业开始抄袭中国的一些模式。

 

 在这样的情况下,一方面,已经在全球顶级投资机构历练多年的我们,希望能够更有力地去支持中国创新,另一方面,中国创业企业的进化速度越来越快,我们希望以更快速的节奏去参与到中国的创业市场中。

 

 为了更好地支持中国创新,我们成立了创世伙伴。公司的英文名字“China Creation Ventures”就是我们的使命——做中国创造的支持者。

 

 风投大格局

 

 那么,我们作为早期风险投资机构,看到中国市场正在发生哪些变化?

 

 首先,中国正在迎来更多全球化的机会。《世界是平的》这本书是在PC互联网时代写出来的,描述的是硬件制造业的全球化转移。但我们认为PC时代的世界并不是真的变平了,真正实现是在无线互联网时代。

 

 举个例子,中国的西部城市成都。在PC时代以及之前,大家很难想象一家创新公司能够在全球的各个市场的竞争中获得利润。但在无线互联网时代,成都出现了很多家包括做游戏、无线互联网应用公司在内的初创企业都做到了这一点。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首先是大环境的原因。在无线互联网的产业链条上,从硬件制造、元器件制造到组装生产,到手机品牌、操作系统、开发者、移动支付,所有这些链条里,中国在操作系统之外的各个环节都有非常明显的优势。这为中国市场孕育出大型无限互联网企业提供了充足的条件,为中国的创业者提供了大量的机会。

 

 现在,全球市值前十的互联网上市公司中,中国一直占五席以上。我相信随着更多的移动互联网巨头上市,这个比例还会进一步提高。除了无限互联网平台带来的创业机会,中国还有更多的创业机会正在出现。

 

 最近市场上有一些悲观的论调,很多人认为无线互联网的红利已经基本结束。我们并不这样看。我们看到的是新技术、新人群带来的创业红利,尤其是新人群付费习惯的养成和消费习惯的变化所带来的创业机会。

 

 新技术红利

 

 中国在人工智能、机器人领域很有可能会像在无线互联网时代一样,在全球占据优势地位。虽然我们在人工智能底层技术上并不占优,但中国在其它方面有几个方面有巨大的优势。

 

 第一, 中国无论是政府还是企业、个人消费者,对新技术的接受速度是全世界最快的,大家愿意尝试新的产品和服务。这给中国的人工智能和机器人公司提供了很好的应用环境,让他们的产品在非常早期就能够在真实的商业市场中使用。这些应用场景可以产生大量的数据,可以让我们的产品通过应用层面的训练变得非常聪明。

 

 也就是说,中国人工智能、机器人领域的创业公司可以在应用层面,在具体垂直领域的应用上走在世界的前面,我们最近也非常看好这个投资方向。

 

 第二, 人工智能和机器人技术,自动驾驶技术、无人机等在中国,都更容易实现商用。

 

 综合这两点,我们认为中国市场下一阶段在新技术方面会有很多的投资机会,中国创业公司还有很多的优势可以发挥出来。

 

 新人群红利

 

 虽然现在中国的人口红利好像已经消失了、无线互联网的红利看起来也比较少了。但事实上,我们已经明显感觉到中国用户从去年开始正在发生从量到质的改变。也就是说,去年中国的消费力产生了巨大的转向,拐点已经出现了——年轻一代已经在消费上成为绝对的力量。

 

 过去很多用户数量比较少的公司,获得的用户付费也比较少,创业公司都是在苦苦挣扎。虽然互联网为他们带来了用户增长,但公司却始终不赚钱。从去年年底开始,我们看到很多小公司的盈利产生了指数型的增长。原因并不是产品发生了变化,而是用户的付费比例和每个用户愿意支付的金额明显上市,这就是代际变化。

 

 融360在美国上市的时候,纽交所的CEO希望我们能提一些建议。我们说:“你们要赶紧重新教育美国的投资人,因为这些年在美国投中概股的钱基本上是稳定数量。未来会看到大量财务指标非常优秀的中国公司上市,你们应该扩大美国愿意投资中概股企业的美元基数比例。”

 

 上个月纽交所CEO和纳斯达克CEO都到访北京,港交所也刚刚宣布准备考虑对同股不同权公司赴港上市。这个都是他们为吸引中国创新公司所采取的举措。

 

 当然我们也希望在退出场景方面,我们的A股能够给予创新公司更多的支持,而不是又让一大批非常优秀的、最领先的公司到海外市场去上市。

 

84
标签: